以案說(shuō)法

快遞被毀,誰(shuí)之責?

2018年08月15日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

【案例】A公司委托B快遞公司運輸消防器材并簽署托運單,在運輸過(guò)程中車(chē)輛著(zhù)火,消防器材全部被燒毀。后雙方就賠償事宜協(xié)商未果,A公司訴至法院,請求法院判令B快遞公司賠償全部損失292500元。B快遞公司辯稱(chēng),A公司保價(jià)聲明價(jià)值為2000元并支付了保價(jià)費,應按貨物聲明價(jià)值賠償,超出2000元的部分應由A公司自己承擔。

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托運單背面第九條明確約定,如果聲明了保價(jià),最高按照保價(jià)金額進(jìn)行賠償,且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托運人簽訂處簽字確認,該約定對雙方具有約束力。法院判決B快遞公司按照保價(jià)條款的約定賠償A公司2000元。

C公司委托D快遞公司運輸貨物并簽署托運單,后因快遞運輸車(chē)失火造成貨物毀損,C公司認為火災發(fā)生的原因并非因不可抗力、貨物本身的自然性質(zhì)等承運人可免責的事由造成,并且未保價(jià)快件的賠償條款系格式條款,應屬無(wú)效,請求法院判令D快遞公司賠償全部損失183680元。D快遞公司辯稱(chēng),C公司未對貨物進(jìn)行保價(jià),應按照托運單上未保價(jià)快件的賠償約定進(jìn)行賠償,即未保價(jià)快件賠償限額為資費的5倍,但最高不超過(guò)500元。

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承運人對運輸過(guò)程中貨物的毀損、滅失承擔損害賠償責任,依據合同法規定,當事人對貨物毀損、滅失的賠償數額有約定的要從其約定。未保價(jià)快件的賠償條款雖是格式條款,但上述款項以專(zhuān)欄形式印刷于托運單正面中間部分,均以黑體加粗字予以明示,具有醒目的警示作用,D快遞公司已經(jīng)盡到合理的提示說(shuō)明義務(wù)。且C公司指派本公司專(zhuān)門(mén)辦理快件業(yè)務(wù)的工作人員郵寄貨物,應該知曉保價(jià)條款的內容,其在“請仔細閱讀背面運輸條款,您的簽名意味著(zhù)您已理解并接受條款內容”項下的簽名證明C公司知曉并同意該條款,故該條款對C公司具有約束力,判決D快遞公司賠償C公司500元。

【說(shuō)法】賣(mài)家與物流公司簽訂托運單,雙方系運輸合同關(guān)系,在托運單不違反法律及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情況下,應為合法有效,雙方應恪守履行。寄件人選擇保價(jià)并支付保價(jià)費,應按照保價(jià)條款的約定進(jìn)行賠償,該類(lèi)條款一般都限定實(shí)際賠償額不得超過(guò)貨物的聲明價(jià)值。因此,賣(mài)家在郵寄價(jià)值較大或貴重物品時(shí),應該如實(shí)上報貨物的保價(jià)聲明價(jià)值,避免因保價(jià)聲明價(jià)值遠低于實(shí)際價(jià)值而導致自身利益受損。未保價(jià)快件的賠償條款是格式條款,其效力需要結合該條款在托運單上的呈現形式、寄件人是否知曉并同意等綜合認定,同時(shí)賣(mài)家長(cháng)期辦理快件業(yè)務(wù),應該知曉快運單上保價(jià)條款的內容,簽字前要仔細閱讀,避免因“盲目”簽字而損害自身利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