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案說(shuō)法

北京朝陽(yáng)法院一年審結快遞運毒案18起 司法部門(mén)建議完善快遞 身份驗證

2019年06月24日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

日前,北京高院綜合過(guò)去一年來(lái)涉毒案件的審理發(fā)現,如今毒品犯罪手段更加隱蔽,如通過(guò)快遞、“閃送”等物流渠道運輸毒品。北京青年報記者查詢(xún)公開(kāi)案件發(fā)現,利用“閃送”快遞等運送毒品的犯罪分子大多會(huì )將毒品偽裝?!伴W送”方面6月21日回復北青報記者稱(chēng),“閃送”已經(jīng)與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門(mén)合作,進(jìn)一步加強對違禁品的防治工作。司法部門(mén)建議快遞系統完善實(shí)名制以及收件驗視制度。

案件

毒販通過(guò)快遞運輸

北京高院點(diǎn)名“閃送”

2018年,北京市朝陽(yáng)法院判決了一起男子利用“閃送”多次販毒的案件。按被告人何某的陳述,他跟毒友是靠微信聯(lián)系,用“閃送”交付毒品。

這不是北京判處的唯一一起利用“閃送”運毒的案件。當年6月,海淀法院判處了一起利用“閃送”販毒的案件,被告人張某龍販賣(mài)甲基苯丙胺100余克,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。

辦案民警在快遞員的指引下,于2018年1月3日13時(shí)許到達攬件所在地樓下蹲守,后發(fā)現與快遞員描述的面部特征相似的人,隨后民警將被告人張某龍抓獲,并從其上衣口袋中起獲可疑晶體物九包,經(jīng)鑒定檢出甲基苯丙胺(冰毒),凈重9.55克。后民警從被告人張某龍位于通州區的居住地處起獲可疑晶體物十包,經(jīng)鑒定上述可疑晶體物中有兩包檢出甲基苯丙胺(冰毒),凈重94.07克。

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、副院長(cháng)靳學(xué)軍在6月21日舉行的“北京市2019年禁毒工作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”上表示,2018年,全市三級法院一、二審共審結毒品犯罪案件1127件,同比增長(cháng)10.9%。

從案件審判情況來(lái)看,北京市毒品犯罪呈現五大特點(diǎn)。其中,毒品犯罪手段更加隱蔽。販毒活動(dòng)逐漸從“人貨合一”轉向“人貨分離”“錢(qián)貨分離”的方式。聯(lián)系方式由電話(huà)轉向運用微信、QQ等網(wǎng)絡(luò )通訊工具進(jìn)行,運輸方式也大多通過(guò)快遞、“閃送”等物流渠道實(shí)施。

毒品犯罪鏈上游團伙化、下游“零包販毒”成為常態(tài)。上游犯罪集團內部組織嚴密、成員固定、分工明確,下游微量化的零包販毒越來(lái)越突出,不斷向各類(lèi)人群滲透。

調查

快遞員大都不知情地被利用

閃送員上崗培訓辨識違禁品

事實(shí)上,在運毒這一問(wèn)題上,很多配送員、快遞員都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犯罪分子利用。

不過(guò),也有警惕性高的閃送員。根據虹口禁毒的通報,2018年2月5日晚8時(shí)30分許,兼職于某同城速遞服務(wù)平臺的楊先生接到一個(gè)訂單,配送物品為“文件”,但在配送過(guò)程中,楊先生發(fā)現寄件人在發(fā)貨時(shí)相當謹慎,且在寄件之初不愿告知具體送至哪個(gè)門(mén)牌號,在送貨途中才電話(huà)告知具體送貨地址。這使曾經(jīng)受過(guò)專(zhuān)業(yè)安保訓練的楊先生警覺(jué)起來(lái)。他立即將此事告知屬地民警,后經(jīng)查驗,該文件中藏有毒品“冰毒”。在楊先生的配合下,警方在收貨地抓獲涉嫌購買(mǎi)毒品的嫌疑人茍某,同時(shí)查獲同屋的吸毒人員李某。

針對平臺被犯罪分子利用一事,“閃送”方面6月21日向北青報記者回復稱(chēng),“閃送”已經(jīng)與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門(mén)合作,進(jìn)一步加強對違禁品的防治工作。

在閃送員上崗培訓時(shí)也引進(jìn)了違禁品樣品進(jìn)行現場(chǎng)辨識培訓。同時(shí)在取件時(shí)會(huì )要求進(jìn)行開(kāi)箱驗視,對可疑物品及時(shí)報警,已經(jīng)多次協(xié)助公安部門(mén)查處違禁品。

建議

應規范實(shí)名制、收件驗視和快件安檢

加強對快遞員的禁毒教育和法制宣傳

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“閃送”并不是唯一被犯罪分子利用的平臺,在北京市朝陽(yáng)法院2017年審結的利用快遞方式運送毒品的18起案件中,有七起案件中被告人使用過(guò)以“同城1小時(shí)送達”為服務(wù)標準的“閃送”快遞郵寄毒品,有五起案件中被告人使用過(guò)順豐速運郵寄毒品,其他幾起案件也主要涉及韻達、申通、中通等大型快遞公司。甚至有的案件中被告人同時(shí)利用順豐和“閃送”快遞進(jìn)行跨省市間接力郵寄。

而對于這一情況,朝陽(yáng)法院的法官認為,是快遞公司以及快遞員落實(shí)寄件實(shí)名制規定、收件驗視等相關(guān)法律法規不到位以及安檢力度不足導致的。此外,不少快遞從業(yè)人員對反常的收寄件行為和有疑問(wèn)的快件包裹缺乏警惕心理,忽視安全生產(chǎn)的重要意義。需要說(shuō)明的是,快遞員在明知寄件人寄送的物品系毒品的情況下,仍提供收寄和配送服務(wù)的,將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。

對此,朝陽(yáng)法院發(fā)布法官觀(guān)點(diǎn)稱(chēng),快遞行業(yè)應高度重視禁毒工作,加強對快遞從業(yè)人員的禁毒教育和法制宣傳工作??爝f行業(yè)應嚴格落實(shí)快遞寄件實(shí)名制規定,完善和貫徹快遞收件驗視程序和快遞安檢制度,加強對快遞包裹的驗視和安檢力度??爝f行業(yè)應建立獎懲機制,引導行業(yè)自律??爝f公司內部也應制定獎懲制度,對快遞員工發(fā)現和舉報毒品犯罪活動(dòng)的行為進(jìn)行獎勵,對不規范收寄件、驗視和安檢等違規行為進(jìn)行懲罰。

此外,相關(guān)主管部門(mén)應進(jìn)一步加強監管,要求各快遞公司和快遞員嚴格依據《快速暫行條例》等法規,規范收件查驗真實(shí)身份、收件驗視內件和快件安檢程序,改良安檢設備,提高對毒品等違禁品、危險品的安檢力度,促使企業(yè)做到逢寄必查、逢件必驗、逢疑必檢。同時(shí),快遞公司還應對時(shí)下越來(lái)越普及的豐巢快遞柜等無(wú)人化設備進(jìn)行技術(shù)改造,通過(guò)添加人臉識別系統或身份證驗證系統等方式,防止犯罪分子有機可乘。